當前位置:首頁 > 日照好家風 > 文章作品

【日照好家風】做人不能有一分一毫的差池

稿件來源:日照市紀委監委網站 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2-21 22:00       瀏覽的次數:821

“做人跟蓋房子一樣,必須一磚一瓦的壘起,不能有一分一毫的差池?!边@是我父親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。

我的父親今年63歲了,從我讀書起,父親便帶領自己的建筑隊奔波在城里的大街小巷。

父親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脾氣好,遇事總愛退讓三分,但在子女教育上,他卻非常嚴苛。

從小,我就非常頑皮,別的女孩喜歡布娃娃我喜歡槍,別的女孩喜歡跳皮筋而我喜歡玩泥巴,上墻爬屋、捉魚捕蝦那更是樣樣精通,完全就沒有女孩子的樣子,村里人都喊我“假小子”,有什么好吃的也愿意給我,當時不懂事的我沒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好。對此,父親完全看在眼里。

后來,因為一包瓜子,改變了我。

記得有一次我眼饞小伙伴吃瓜子,便跑去問正在給村里蓋房子的父親要錢。當時瓜子的價格是一毛錢一包,可就是這一毛錢,父親也不給我,于是我就耍賴抱著他的大腿使勁哭。父親的隊友看不下去便出來打圓場,說:給她一毛就是,看她哭的這樣讓人心疼。父親卻說:不能慣她耍賴要東西的毛??!說完就繼續砌墻,連看我一眼都不看。

旁邊一外姓的哥哥看不下去了,偷偷塞給我一毛錢,我立馬由陰轉晴,連蹦帶跳地跑去買瓜子?;貋砗?,還在父親面前炫耀。

父親看到我手里的瓜子,立刻眉頭緊皺,臉色鐵青,二話不說拎起我的衣領就把我拽回了家,一進家,大門一插,對著我的臉“啪”“啪”就是兩耳光,我頓時覺得眼前火冒金星,臉上火辣辣的疼。

“你說,買瓜子的錢哪來的?”父親氣得聲音都有些顫抖。

我一看這次是躲不過去了,便如實招了。

父親語氣稍稍緩和了一下,“打疼了吧!可你知道父親為什么打你嗎?因為你要人家東西了!小小年紀就愛占別人便宜,長大了可要吃大虧的。做人啊,不能有一分一毫的差池!”

盡管似懂非懂,但我還是委屈的點頭答應了。從此后,村里的人給我任何東西,除非家長點頭,否則我一概不敢要。

后來,為了照顧家里更方便些,父親放棄了在城里東奔西走的建筑工作,回鄉操辦起了油坊,這一操辦就是五六年。

父親的油坊生意很紅火,十里八村的鄉親們早早排隊我家油坊里榨油,他們總說:“你父親不僅手藝好,打出來的油倍兒香,人品還好,就像榨出的油一樣亮汪汪的?!?/span>

“那是鄉親們抬舉我呢!其實榨油也不是什么手藝活兒,要說呢,也就是炒花生米、上榨、過濾、壓榨,只要件件工序精準到位,沒有一分一毫的差池,就能榨出好油。就拿炒花生米來說,炒老了,口感差,炒輕了,不出油,也不香。那榨出來的油,還需要回鍋再熬一下,去去水份,雖然有損耗,但油不易變質,鄉親們存放方便?!睂Υ?,父親總是不以為然。

如今,經濟寬裕了,生活條件好了,父親也老了,雖然不再操辦油房,也不再東奔西走,但卻依然保持著認真、勤儉和一絲不茍的習慣,父親那句“做人啊,不能有一分一毫的差池”一直深深地鐫刻在我的心上,滲透在我們的生活和工作中……

記得剛上班那會兒,我在單位干會計,每個月要給上百個業務員算工資。

記得有一次,在跟一名業務員對賬時,發現跟他的工資比往常少了10塊,當時業務員半開玩笑說:沒事兒,十塊八塊的,就當我為公司做貢獻了。

我心想:“要想弄清楚這少的10元錢是哪兒出的岔子,需要把上百份工資重新核算一遍,那不是個輕快活兒?!笨粗鴮Ψ讲皇呛苡嬢^的樣子,我當然也不愿意和自己過不去,就理所當然的下了班。

在回家的路上,父親的那句“做人啊,不能有一分一毫的差池”,一次又一次從我的腦海中飄過。

“不行,我得回去再算算?!庇谑俏耶敿捶祷亓藛挝?,對當月的工人工資重新進行核算,當找出那10元的岔子時已是深夜。當我把10元錢通過微信轉賬給那名業務員后,仿佛看到父親在對我微笑。

這就是父親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在我心中播下的種子,而今,它已生根發芽,也必將會枝繁葉茂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呂鳳梅  山海天紀工委監工委)

中共日照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日照市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魯ICP備15000873號-1 技術支持:至信科技

众信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