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日照清風 > 清風文苑

【清風薦讀】不能做桃花源中人

稿件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1-11 10:08       瀏覽的次數:1839

與時俱進不要當口號喊,要真正落實到思想和行動上,不能做“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的桃花源中人! 

  ——1月8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總結大會上的講話

這里“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,出自東晉詩人陶淵明的作品《桃花源記》。意即桃花源人因長期隱居,對外界變化一無所知,記憶還停留在秦時,竟然不知道有過漢朝,更不必說魏晉兩朝了。今天這一詞語多被用來形容因長期脫離現實,對社會狀況特別是新生事物一無所知;還可用來形容知識貧乏,學問淺薄。 

  不能做“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的桃花源中人,不止在今天,在古代同樣是知識分子對自己的要求。對于古代士人來說,他們追尋著的是“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”的理想,接續著的是“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往圣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”的傳統,肩扛著的是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”的責任,背負著的是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的擔當,逃避紅塵、放任自己、安逸度日、不問世事,往往是他們無法習慣更無法接受的辜負了自己一生所受教誨的行為——因為中國知識分子講,即使窮途末路、即使世道艱難,也要為自己、為他人、為社會尋找光明的出路。 

  所以在他們的人生故事里可以看到,或許有人會因一時的挫折而沮喪,會偶爾寄情于山水尋求心靈的慰藉,但那只是他們人生起伏和心靈收放的經停一站,很少會真是他們最終的歸途。在歷經掙扎過也奮斗過的人生中,他們始終不會忘記的是自己的使命——為了家國天下、為守護更多山水田園之間的廣大人民而奉獻。

比如南梁的史學家、文學家吳均,曾在《與朱元思書》中這樣寫道:“鳶飛戾天者,望峰息心;經綸世務者,窺谷忘反”,感慨做官太累了,還不如放手歸去,沉醉山水,歸隱田園??伤麑嶋H是怎樣做的呢?即便在自己被免職、自己為國效勞的忠心一再被打入谷底之時,仍舊堅持著書立說,著《齊春秋》三十卷、注《后漢書》九十卷等,直至去世仍在撰寫《通史》。

又如,蘇軾一生三起三落,被貶謫到黃州、惠州、儋州那一地比一地更遠的荒僻之地,始終盡心盡責,他說“此心安處是吾鄉”,帶領百姓祈雨治洪、疏通河道、滅蝗除瘟、興學重教、斷案除弊,是一位不折不扣的“愛民之官”。 

  “不日新者必日退”,要避免成為“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的桃花源中人,必須與時俱進。中華民族在歷史上從沒有停止過求新求進的腳步。“湯、武革命,順乎天而應乎人”,“茍利于民,不必法古;茍周于事,不必循俗”,早在先秦時期就積極推行社會治理的革弊創新。即便在清代閉關鎖國的情況下,仍出現林則徐這樣能夠“開眼看世界”者,他主持編譯的《四洲志》一書,系統展示了世界各國的地理、歷史、政治情況,為中國人認識世界邁出了堅實一步。之后,魏源的《海國圖志》、嚴復翻譯的《天演論》,都為當時落后的中國不斷跟上歷史進程、趕上時代步伐作出了貢獻。這種求新求進的動力,就是強大的生命力。 

  現代社會,科技的高度發展讓時空的概念大不相同,我們得到信息與知識的方式比以前方便得多,但同樣有成為桃花源中人的危險:時代快速發展、形勢日新月異、知識更新越來越快,稍一放松,就可能陷入“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的境地,被時代遠遠甩在后面。誰落后于時代,誰就會被歷史淘汰。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全黨同志不能做桃花源中人,正是要求全黨同志要把與時俱進真正落實到思想和行動上,跟上時代步伐,不能身子進了新時代,思想還停留在過去,始終用老觀念、老套路、老辦法看問題、作決策、推工作。而緊跟時代的最好方法就是學習,善于學習就是善于進步。 

  我們黨正帶領人民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,形勢環境變化之快、改革發展穩定任務之重、矛盾風險挑戰之多,絕非安寧和樂的桃花源。這要求我們必須安不忘危、存不忘亡、樂不忘憂,時刻保持警醒,不斷振奮精神,迎接風險挑戰。處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關鍵時期,我們要抓好各項工作落實。抓落實就要敢于斗爭、善于斗爭、不能愛惜自己的羽毛,我們務必時刻提醒自己——不能做桃花源中人!



中共日照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日照市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魯ICP備15000873號-1 技術支持:至信科技

众信配资